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平新】温度

说在前面:

啊…又被拖进平新坑了,两个人相处实在是太萌了,而且我柯世界第一可爱啊!(本质是个all新的我)

作为渣渣也想产粮,就是这样……

这是 夏篇,说不定会有 冬篇

人物我已经尽量不让他们ooc了……请各位轻喷啊!

冷圈的小伙伴也绝不认输!

 

温度

7月大概是整年里最热的日子了。

今天是周五,说起来马上又是双休日了啊。

江户川柯南坐在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沙发上翻着最新出的侦探小说,一边思考着小说中杀人事件的线索,一边懒懒的想着。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吓了他一大跳。

“我说——我承认你是比我更厉害的……”这个手机铃声是怎么回事!?柯南慌慌张张地拿出手机,果不其然,来电人显示着四个大字“服部平次”。

这家伙……竟然敢随便改我的手机铃声,下次一定让他好看!还有这个录音……

“喂!工藤!是我啊是我啊,服部!”

“我知道啦!打我电话又要干嘛啊?别想再框我去大阪啊,你这家伙。”

“不是不是!不是大阪啦~事实上我妈这次抽到了去关东某个海滩的票啊!所以我就想你们要不要一起过来玩啊?”

“哦这样啊,我pass。”

“诶???别这么冷淡嘛工藤!”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呢我这么冷淡,你之前居然还敢录我的音,随便改我的手机铃声,这些账我还没跟你算呢,嗯?”

“啊……那个,那个是……啊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啦~还不是为了让你能迅速地接我电话啦哈哈哈……”

“那就这样,我挂了。”

“喂!等等等等!工藤!”

“……”

“其实和叶已经提前跟兰姐说好了呢,把你带上一起去玩,所以说我这边……”

所以说你这个家伙实际上就是来通知我一声对吧??那还有必要问我吗?

“哼!”柯南愤恨地按下了挂机键,不再理会那头服部的嚷嚷。

啊啊,我的双休!又要见到那个家伙了啊,其实还有点期待呢……

 

兰和柯南乘坐新干线到达目的地已经是临近晚上了。他们一下车就看见远处在向他们招手的和叶还有某个笑的一脸灿烂的大阪黑炭。

“哟!工……柯,柯南,你们来啦!走吧,我带你们去酒店啊!”服部一手拎起柯南肩上的背包,一手抱起一脸“你敢叫错你就完蛋了”的柯南。

“兰酱~你有好好的照我说的把泳衣带上吧?”

“当然啦!说道夏天和海边,不带泳衣是不可能的吧~”和叶和兰相当的兴奋,两个女生一见面,就立刻手挽手聊得热火朝天。

“喂!服部!快放我下来!你还真把我当小孩子吗?”柯南趴在服部肩上分离的挣扎着,脸不知是因为暑气还是不好意思变得红红的。

“没事没事~你就当自己是个小孩子嘛,反正不会有人知道的,安心啦,不用担心~”服部抱着柯南的手不松反紧,甚至还把他掂了掂,让他找个更舒服的位置趴着,“乖一点,别乱动~”

完全不是担心这么一回事啊!你这个傻子!!你试试一个同龄人把自己单手抱在怀里是什么感觉啊?啊??

“啊,工藤,你脸好红啊,难不成是害羞了?”

“你怎么这么啰嗦!闭嘴吧你!”

 

酒店已经订好了两间房,情理之中是男、女生分开来住,其实本来是很正常的,但是……

“喂……服部……你能给我说明一下吗?为什么是一张床的双人间?”

“啊?”服部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跟在后面,等他看清楚房里的设施也有点傻眼,“骗人的吧?啊!说起来……我记得老妈好像说过,这是两个情侣套房来的……”

“你别是个傻子吧……”外表看起来像小孩,实际上已经17岁的柯南现在处于抓狂的边缘——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双人床,而且是他和服部平次!虽然不想说,但柯南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服部平次实际上真的是抱有那么一些想法——一点点而已!

服部平次和他有着几乎一样的思维方式,一样的对于推理的热情,一样的对于真相的执着追寻。对于工藤新一来说,服部平次就像一团火,冲动,热情,恰到好处的弥补了他过多的谨慎和小心翼翼,他就像自己的另一面,一个不用步步为营,可以横冲直撞的去做想做的事的自己。服部平次身上的这些特质都深深地吸引着他,让他再不能像看待普通朋友那样看待他——尤其是在这种时候!虽然小孩子的身体肯定不会做出任何事,但是心理上要接受这个双人床的设定就……

“不过不要紧啦床这么大,你这么小一只,应该不会很挤吧,反正就一晚上,免得还要多加钱再订一间。”服部看起来倒是不甚在意,直接大大咧咧地躺倒在床上,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一边气鼓鼓的柯南,“还是说你晚上……”

“……什,什么?”这家伙要说啥!

“睡相很差吗?会把人一脚踢下床的那种?哈哈哈哈!”

“你去死吧!服部平次!”柯南忍不住丢了一个枕头过去。这家伙真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浴室里水生哗啦啦的直响,服部平次坐在双人床的一边,手里拿着从柯南包里翻出来的侦探小说翻看,平时超级有吸引力的故事,结果现下硬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眼神倒是直往床头柜的抽屉里瞄。

哇!工藤去洗澡了!今天晚上就要和工藤同床共枕了啊啊啊啊!好紧张啊!虽然以前不是没有在一个房间里睡过,虽然我提前也知道这个是情侣套房,但是一张床一个被子果然还是第一次吧!床这么大我应该不会对工藤做出什么越距的事来才对……可是那可是工藤啊!是他暗恋了好久的工藤啊!啊啊啊!要不是刚刚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看到抽屉里的东西,现在也不至于想这么多啊!情侣套房什么的真是太害人了!怎么东西准备的这么齐全……

“服部,”就在服部胡思乱想的时候,柯南已经披着浴巾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了,“你可以去洗了。”

“哦!好的!我来了!”服部吓得把手里的书一丢,连忙抓着浴衣冲进了浴室。

“这家伙……”柯南狐疑地看着逃进浴室的服部,拿起丢在床上的侦探书,“看个侦探小说居然也能害羞吗?”

待服部把一切理清楚,磨磨蹭蹭地出了浴室之后,房里的大灯已经被关上了,只剩下柯南坐在双人床的另一边,开着床头灯慢慢地翻看着手里的小说。温暖的黄色的灯光,显得柯南的神色更加柔和,摘下眼镜后的样子和成年后的工藤几乎一模一样,就是多了几分专属于少年的可爱。

服部利落地钻进被窝,躺在属于自己的这半边床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说道:“早点睡啊工藤,明天还有行程呢。”

“我知道的啦,虽然凶手已经很明了啦,但是等我把这一章看完。”柯南一边答着话,手上翻书的动作也不停。

 

等柯南放下手里的书,伸了个懒腰之后,服部平次早已经在旁边睡得不省人事,房间里空调的温度开的不算低,加上本身服部的体温略跟他热血的性子一样比平常人偏高,等柯南看见的时候,他已经把身上的被子全掀了,把自己完全暴露在空调风下。

“啊,已经这么晚了啊,得快点睡觉才行。”柯南起身关了灯,又看了看旁边睡得死死地服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居然还好意思嘲笑我睡姿差?也不知道谁比较像会一脚把人踢飞的那个。”

他悄悄往服部那边挪了挪,帮旁边的人盖上被子,准备又悄悄地挪回自己的位置。

“怎么这么热……”

“哈?”

旁边的人突然低声喃喃了一句,柯南于是凑上前去想听清服部的话,结果好巧不巧手一滑,直接把自己摔进了被子里,手就搭在服部露出的脖颈上。

“……”这家伙是不是炉子啊这么热???这么高的体温,要不是人还这么有活力,我都快以为是发烧了啊喂!

柯南再一次发现他低估了服部平次的热血程度,不仅仅是心理上的,还有生理上的。

“凉快……”服部迷蒙中感觉好不容易让皮肤在空气中散了热,又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被子,热得快要炸了。突然却感觉到有一个凉凉的东西靠近自己,还搭在自己的脖子上。

——这种好东西怎么能让他逃掉!

于是他在睡梦中手随便一捞,把那个凉凉的东西捞到胸前,紧紧地抱住,甚至把腿都微微蜷缩起来,想更大面积的触碰这片难得的凉意——毕竟这个东西实在有点小。

“!?”柯南被捞进那个身后那个火热的怀抱里的时候,只觉得大脑一片当机。身后的人呼吸吐在自己的脖颈上,一只手覆盖在自己的肚子上,另一只手还把他往怀里按,服部的大腿和膝盖贴着他的小腿,还要时不时的变换姿势,寻找更凉快的地方来散热。

这还睡个毛线球啊?被身后人的体温烧的糊里糊涂的柯南想,让你手贱去给他盖被子!冷死他活该啊!好热啊!!

 

结果还是最终抵不过困意,勉勉强强睡着了。

 

呵呵。

柯南穿着泳裤坐在沙滩上,躲在太阳伞下面打哈欠的时候只想说这两个字。

在昨天晚上被“疯狂折磨”之后好不容易睡着了,结果一大早就被始作俑者吓醒了,还被从被子里拉起来,说是什么今天行程超满,不早点起来的话事情又要做不完啦之类的。

“柯南看起来好没精神啊,昨天晚上没睡好吗?”被这么问到了。

“没事没事,稍微睡得有点晚……”

“我昨天晚上睡得倒是很好诶,居然第一次在大夏天里盖着被子睡了个好觉。总觉得旁边凉凉的很舒服。”在被兰她们问起的时候还这么说了。

我可谢谢您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夏天的空调房里睡到热的流汗。

“工藤,你不一起下海游泳吗?为什么不停地打哈欠?昨天晚上没睡好吗?跟你说了不要看小说看那么晚了!”

最气人的是这家伙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些啥啊……

服部递了一瓶冰饮料给柯南,顺便一把抱起他就打算往沙滩上冲。

“哇!你这家伙就像一个移动冰袋诶!大型的那种!你怎么可以这么凉快,体温好低啊!”服部一触到柯南的身体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难怪你夏天一点都不怕热诶。”

“是啊,不像某个黑炭一样吸热快体温高咯。”

“你是对我的肤色有什么不满吗?都是隔代遗传的错啦!”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白啊……晒不黑吗?

“说起来,我记得新一的体温也是比正常人偏低呢。”从便利店买了冰饮的和叶和兰也回来了,刚刚好听到两人的对话,“每年夏天他整个人就跟移动的空调一样,大家都喜欢待在他旁边呢,因为一点都不热。”

“诶?真的吗?超羡慕啊!女生最怕流汗什么的啦!”和叶听着也忍不住说道。

“对啊,我记得新一的妈妈还说过,新一小的时候常常在夏天被当做冰袋呢,晚上被抱在怀里之类的哈哈哈哈。”

等等这个桥段好像有点耳熟哦。服部忍不住又抱紧了怀里的小孩。

“……你快点放开我啊!你怎么这么热啊!”柯南气的想一足球把这个傻瓜黑炭踢飞。

“难、难道……”服部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手一松,差点把怀里的人摔死,“工藤……该不会昨天晚上我抱着的那个凉凉的东西……是你吧……”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害得我昨天晚上完全没睡好觉!”柯南翻了个白眼,微微红了脸。

我昨天晚上居然是抱着工藤睡的!?怎么办!好激动啊!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啊!

“快滚开!死小鬼!别挡道!”

旁边突然一阵骚乱,一个男人拿着刀正挟持着一个女人往这边冲过来,柯南下意识的把手里的饮料瓶踢了过去,却忘了自己穿的不是特制的强力鞋,甚至不是运动鞋,只是普通的拖鞋而已。

“找死吗你!”

那个男人一甩手里的女人,把柯南一把拎起来跑向浅海处,再把他猛地朝海里扔去!

又被扔出去了,你们这些人都这么喜欢把别人往别处扔吗?

“工藤!危险!”

这是一头扎进海水里的柯南想到的第一句话,还有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海岸上急匆匆跑来的兰和和叶用空手道和合气道解决了那个大汉,服部连忙转头去寻找刚刚被扔进海里的柯南,却发现上一秒还近在眼前的小孩,在眨眼间已经被卷出了6,7米远。

不好,是离岸流!

这种洋流的速度很快,会卷带着人几秒钟滑出十米远。

可恶……这个人的力气怎么这么大!要是工藤出事了,我一定……

“和叶!有没有绳子!要长的……”

“诶?我、我去问问!”

“柯南,是柯南掉到海里了吗?”兰焦急的往海面望去,却只看到起起伏伏的海浪。

“算了,来不及了。”服部无暇多想,纵身跳入了海里。

 

糟糕了,怎么遇到了离岸流,速度还不慢……不过不要紧,这种洋流宽度不大,只要像平行于海岸线的方向游……

柯南被浪头扑进海里,瞬间被卷到了离海岸有近百米的地方。正当他打算调转方向想旁边游去的时候

“嘶……”

完,完蛋了!昨天晚上身体没有得到好好休息,脚居然抽筋了。

挣扎着浮出海面吸了一口空气,柯南再度被卷进了海面之下。剧烈的洋流冲的他脑子里一片浆糊,什么脱困的办法都想不出来。

肺里的氧气快要撑不住了……

他会来救我的吧……

 

朦胧中,柯南感觉身边好像多了一个热源,有人在冰凉的海水里抓住了他的手,那温度就像阳光一样灼热。随后有人给他渡了一口气,把他托到了海面上。

“工藤!工藤!醒醒!”

啊,是服部啊。

“咳咳……咳……服部,你……”

“别说话!我们还没脱困呢,你抱紧我的脖子,快点!”服部平次一手搂着柯南,一手奋力的划着水,身侧的海浪力度越来越弱。

终于游出了离岸流的范围,安全了。

服部抱着柯南慢慢地往回游。

“咳、咳咳……刚刚……是你给我……额。”柯南好不容易缓过气来,顺口就问出了一个自己现在最不想问的问题。

我脑子怕是糊涂了……要死。他浑浑噩噩地想。

“是啊!你这个大!笨!!蛋!!!不然是海豚给你渡气吗!?你以为自己是神仙不成!踢个罐子力量无穷啊!?拜托你下次抓犯人的时候也带点脑子啊!你推理时的谨慎呢?被狗吃了吗!?啊?”

“抱歉抱歉,我以为穿的是那双鞋嘛……结果一冲动就……”

“穿的哪双鞋都麻烦你注意你自己的安全啊!这可是海边!你还是一副小孩子的身体,离岸流一个不小心就把你卷到几百米外了!要不是我你就别想回来了!你这个超级无敌大傻子!”

“谁知道他会把我扔出去啊……”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难道忘了上回自己被扔出机舱了吗!?要不是KID你也早就尸骨无存了好吗!长点记性啊你!”

“……啰嗦。”

 

“……刚刚的事,要是、要是觉得在意,觉得恶心,你就当做没发生就好了。毕竟……”服部慢慢的游着,半张脸在海水里看不清表情。

“笨蛋……怎么会。我可是只感受到了阳光拂过我嘴上呢。”柯南偏过头去,抱着服部的手更紧了。

好像海底有什么秘密被阳光揭开了呢。

 

“说起来你还真是凉啊,体温。”

“是你太热了吧,昨天晚上热的我汗都出来了。”

“啊,是吗?”

“是啊是啊。”


-END-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