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盾铁】今天的Tony Stark也有个约会

时间线内战后,就是想看队长宠妮妮
我就随便傻白甜一下好啦_(:з」∠)_
OOC属于我,慎入!但还是希望喜欢!

       Tony从睡梦中和他满是文件的实验室桌上爬了起来——不,才不会,他从来不会在他的实验室里放任何纸质物品,或者易碎物品,因为他相信这些东西在他的手上活不过半小时。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Tony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那些爬满小黑字的大白纸。

        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毯子,顺着他起身的动作滑落在地上。

        “晚上好,Boss,在您休息期间有一通电话打进,来自于Pepper小姐,她给您留下了语音消息,是否要播放?”

        在他和白纸大眼瞪小字的时候,Friday毫无感情的机械女音响了起来,“播放。”Tony回过神,拿起桌上早已经凉透的咖啡喝了一口,“听着Tony,在你睡着的时候我来了一趟,桌上的文件需要你的签字证明,还有一张最近需要你出现的演讲和各种会议,还有机场和各种地方来的赔款条约。务必在今天把它们全部搞定,我不想明天来的时候看到一堆被撕成碎片的废纸。”然后声音顿了一下,小辣椒平常活泼的声音带着一点颤音,“Tony,总会有人心疼你的,记住。”

        哦,小辣椒就是小辣椒,总能第一时间以最温和的话戳中他的痛处,然后让他的眼睛觉得辣辣的。Tony清了清桌上的文件,开始一份一份签名,感谢这些乱七八糟的文件,他们让他再次体验了纸张的触感。

        “唉,我也就是个穷光蛋好吗,迟早有一天我要破产去给别人打工。”Tony一边签着那些写着如同天文数字的文件一边感叹——所幸他以后不用再承担这些乱七八糟的费用了。想到这里刷刷不停的笔顿了顿,是啊,反正也没有几个人留下来了。

        头痛欲裂的感觉已经有好久没有体会到了,就像把自己的脑袋用压路机碾过一遍再还原一样,之前他们——哦,他们,还在大厦的时候,Steve总会在各种他认为应该休息的时间里把Tony从实验室里拉出来——不论是用扛的还是拖的,一定要让他回卧室睡觉。距离上一次他连续3天不吃不睡已经至少有大半年了,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再体会一次这种感觉,但显然,他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得和这种情况相伴相依呢。

        “Friday,扫描那份日程表,然后把明天的行程报给我。”Tony听着Friday的报告定了定神,打算去洗个澡换身正装,然后去听那些老家伙们的废话。

        “Dummy,记得千万别动我桌上的东西,不然我相信,你明天就会被我捐到附近随便哪个满是恶童的小学去。”Tony出门前回身对着不远处的小机器手恶狠狠道,然后看见对方在桌前委屈地放下手,默默地退到了角落,那样子让Tony百分百相信——如果他给它装上声音系统,小家伙肯定在嚎啕大哭。

        弯了弯嘴角,Tony关上了实验室的门进了电梯。

        等到电梯门完全关上了之后,拐角处的阴影中走出一个人,一身休闲装,深蓝色的棒球帽压的很低。他走到实验室门口,抬起头对着门口的摄像头说到:“Friday,麻烦你开实验室的门,别告诉你的Boss,使用最高权限。谢谢。”“最高权限有效,为您服务,Mr.Rogers.”Friday清冷的女音隐隐透露出不高兴——如果他没听错而且Friday确实有情绪的话。

        Steve叹了口气,跟Friday解释到:“我来这里并不是要对他做什么不利的事,Friday。我只是想看看他过的怎么样,然后做些我能帮他做的事。”“可是您已经伤害了他,”好像这还不够发泄她程序里的“怒气”,Friday又毫无感情的强硬地说:“狠狠地。”

        “所以我来补救了。”好像Steve的诚恳真的打动了Friday,实验室的门打开了,那个机械女音也没有再响起,“非常感谢你。”

        然后Steve走到桌前坐下,跟远处的Dummy打了个招呼,就拿起了那一沓文件开始模仿Tony的字迹帮他签那没完没了的名——一边看着那些数字暗暗心惊,一边又在心里升起暗暗的愧疚感。

        而Tony的实验桌旁就静静地立着他的盾牌——已经被重新抛光好并且新上了漆,连正中的五角星都还是原来那么亮。

        几个小时之前他冒着被捕的风险悄悄潜回大厦,“可以开门吗Friday?”“生物识别,最高权限者Steve Rogers,允许进入。”当时他十分吃惊也十分开心——Tony还没有取消他的最高权限,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是期望自己回来?
        第一反应就是直奔地下实验室的Steve,刚好碰上了抱着文件准备进入实验室的Pepper。

        “Mr.Rogers.”Pepper有些警惕的看着他,“额,Pepper,下午好。”“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该在瓦坎达好好地休息吗。”感觉到了Pepper不甚友善的语气,Steve有些尴尬,他有些手足无措地解释:“额,我想来……看看Tony,你知道的,他作息非常不规律,而且从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但这些现在似乎不关你的事。”Pepper微微扬起头态度依旧强硬。

        Steve的肩膀耷拉下来,就像一只犯了错的大型金毛,“我知道你现在非常不待见我,Pepper,可是我希望能够帮到Tony……尽管他没有联系我……”

        “可是Tony很忙,他有好多的约要赴,还有各种各样的文件要签字,还有很多的会议要开,他现在没时间理你。”Pepper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些。

        “我可以等他做完这些事,或者我也可以偶尔帮帮他,你可以帮我安排见他一次面吗?”Steve抓住这个机会急切地解释到。

        “……好吧,大概会排到下周了。下周他才能把所有的事处理完,都是些你们留下的烂摊子,你们从来就不能让他省省心!”Pepper相信自己现在肯定就像大街上那些跟在孩子的男朋友后面跑的大妈一样,啰嗦又恶毒,还一个劲的护着自己的孩子。

        “记住Steve Rogers,Tony总有人会心疼,总有人爱,你们要是不愿意,不会有那么多机会让你们去一根鞭子一颗糖的来。不是所有人都更爱美国队长!”Pepper把手里的文件塞到Steve怀里,“在排到你的约会之前不准让Tony看见你,否则我就取消你的预约。”然后她止步于实验室门口,转身踏着高跟鞋进了电梯。

        而Steve进实验室放好了文件,又替Tony盖上了毯子,然后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间。而Tony只是拱了拱身子,并没有醒过来。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局面——Steve在大厦里各种使用他的最高权限,就是为了不让Tony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的事实。而因为他仗着自己的最高权限,导致Friday不得不被逼着替他瞒下来,Friday觉得自己很委屈,很委屈——如果她的程序里有“委屈”这一设定的话。

        Tony于是按照他的日程表日复一日的去赴约——赴那些舒适软和的皮椅和香浓丝滑的咖啡的约,然后在闲暇之余听一听政府里那群无聊的家伙的无聊之语。他不得不去参加这些会议,毕竟这对复仇者们的处置有相当大的关系。

        但Tony觉得十分奇怪,自己做事的效率好像自从签那堆文件开始就提高了好几倍,他一开始以为是Vision身体里的Jarvis本性冒出来替他做了些事,然而本人证明并不是这样。然后他又猜测是Rhodey瘸着腿帮他完成了这些东西,然后在看到依旧不是很轻松地行走着的Rhogey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好吧,大概是自己太过天才,不知不觉做完了很多事。他也觉得自己睡眠最近还不错,每天总有那么一杯咖啡让他想倒头就睡,醒来还发现自己老老实实回到了床上。

        Steve则在大厦里日复一日的等待着日程表上自己的约的那一天到来。然后他时不时帮Tony解决一些小麻烦,在每天晚上的Tony最后一杯咖啡里放上少许的绝对无害的安眠药粉,再把睡着的Tony抱回房间里——而每次在放安眠药时他都不得不拜托Friday弄出点事来,好让Tony放下他手里的咖啡杯。Friday每天都要表示一次她不约,然后在Steve表示这是为了你们家Boss的身体着想后,乖乖的去想办法。

        Tony终于等到了他最后一个约会。

        Steve终于等来了他的约会。

       他没有让Pepper在安排上用匿名或者其他的化名,而是Steve Rogers。他该庆幸Tony只会在当天早上听当天的安排,否则Tony估计早就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叫着删除他的预约,然后找到他把他赶出去了。

        而不是在一个星期后的当天上午像一只被踩的猫一样大吼着“去掉安排!”然后眼睁睁地看着Steve出现在他面前。

======小剧场=====

早上Tony从温暖的一百平米的大床上(并不)醒来,然后不出意外的炸成了烟花。
“Steve!Rogers!你给我出去!我没有要你留下来……吧?!”
旁边睁着蓝眼睛真诚地望着Tony的大金毛表示自己十分无辜。
“可是你昨天说想要我留下来的……哭着说的。”
“那是我喝多了!你不知道醉后的话当不得真吗!马上给我出去!”
“不知道诶,我只知道酒后吐真言……真的!”
Tony扶着自己因宿醉而疼痛不已的脑袋觉得炸毛,不,爆炸已经不足以形容现在自己的境况了,然后旁边的人却一把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觉得Mrs.Potts说的很对,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美国队长,甚至我觉得很多很多的人都更加喜欢你,喜欢钢铁侠,喜欢那个独一无二的Tony Stark。比如说——美国队长本人。”
“我爱你,Tony,远胜于很多很多东西。也许不是所有,但我愿意用我可以用的一切来做到这件事。”


“行行行,你不就是想留下来吗,那你得包饭,包家务,还得交房租!”
忽略通红的耳尖,这句话对他自己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END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