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AL】再临 Chapter8

声明:主要人物来自于托尔金笔下的《指环王》
cp:AL

第八章  所谓皆大欢喜?

        很多人都说,酒馆是最容易惹麻烦的地方,但也有很多人说,酒馆是一个人最容易得到他想要的东西的地方——伤心的人可以买醉,贪财者可以赚取金币,男人可以买到女人和欲望,而听者则可以获取足够多的情报。
要数洛汗最大的酒馆,莫过于靠近内城的芬娜迪克酒馆。在这里的人不分昼夜的狂欢,舞台上的乐队奏着嘈杂的音乐。昏暗的烛光下,人们端着啤酒举杯高喊,烟斗中飘出的呛人的烟味与缭绕的烟雾弥漫在整个大厅中,让人睁不开眼。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身黑衣的人坐得懒散,头发乱糟糟的散着,手里拿着一杯清水,另一只手里攥着一只旧烟斗,静静地一口一口吸着,吐出的烟雾让人越发看不清隐藏在黑暗中的轮廓,而乱发下那眼睛如鹰隼一般锐利地打量着整个会场,时不时注意一下不远处一位穿着华贵的人。

        就在黑衣人低下头喝水的时候,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在他的对面坐下,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发出“扣扣”的响声,很快被附近的人声给淹没了。

        “附近如何?罗兰德。”黑衣人突然说话了,被称作罗兰德的带兜帽的人回道:“没有动静,他的人一直守在外面。”“继续观察。”“知道的,埃尔。”

        就在黑衣人将视线转回那位贵族身上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那人身上多了一点什么,与刚刚有了微微的不同,他打算走近些看看。随手要了杯啤酒,他起身走入人群中,找了一根柱子随意的靠着。

        突地从烟囱中滚下来一个灰扑扑的身影,撒腿就往人群中钻,而本来紧紧闭合的大门也被人推开,裹夹着风雪,一个身着暗绿色斗篷的人飞身而入——明显是冲着刚刚的不速之客而来。大厅中处处是晃动摇摆的身影,那人融入众人之间完全看不出痕迹。那位冒着风雪冲进来的人明显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至少是第一次来这么杂乱的酒馆。

        莱戈拉斯一边搜寻着刚刚掉进来的那人的踪影,一边躲避着那些摇摆在舞池里的人,酒馆里到处都是亲吻放肆的人,酒味烟味熏得他简直头脑发晕。捂着鼻子拉低帽子,莱戈拉斯愤愤的想:要不是两年前去瑞文戴尔找阿拉贡同行的时候,才知道他原来早自己半年多就出发了,现在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来。Ada又不告诉自己,肯定是故意不想让我找到他,现在可好,钱袋被偷了,虽然不多,但是也不算少啊。

        精灵低着头走到角落里烟味较少的地方,大大地呼吸了两口,可还是不小心吸入了太多烟,忍不住咳嗽起来——这么难闻的烟,这些人类是怎么吸进去的?要知道,在森林里那些为数不多的吸食烟草的朋友们都是吸花叶做的烟草,要不就是霍比特人栽种的最好的烟草——长底烟草,味道清香纯正。就在他难受不已,眼泪都快咳出来的时候,一张手帕递了过来,随即,温和的嗓音响起,“这里不太适合你啊,我的朋友。”莱戈拉斯接过,隔着手帕深吸一口气,手帕上淡淡的清香的长底烟草味传来,他边道谢边抬起头,然后他就愣住了。眼前的人鹰一样的灰色眼瞳,虽然年轻不少,但跟记忆中的那人一模一样,莱戈拉斯不禁脱口叫到:“阿拉贡?”随即,因为呛人的烟味而红着眼睛的,头发乱糟糟的精灵想到的第二句话则是——这相遇……呵呵真是戏剧性,这跟说好的帅气登场不一样啊。

        阿拉贡听到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时,着实吓了一跳,自己自从外出以来从未将实名告诉别人,以免惹来麻烦,眼前的人看不清样貌,但总给自己一种隐约的熟悉感。精灵急切的摘下帽子,露出那一头漂亮的金发和清秀的面容,开心地笑道:“哦,或许你对我没什么印象了,我是莱……”“莱戈拉斯?”眼前的这一抹金色与记忆中重合,这个从小在母亲嘴边听到过不少次数的名字脱口而出。“哦!你记得我!那真是太好了!”精灵显得更加愉快了。

        阿拉贡微微愣了愣,突然意识到这金发在这黑暗的酒馆中有多么引人注目。“快,小精灵,戴上你的帽子,你的头发太显眼了,被认出来了会很麻烦。”人类急忙拉过精灵的兜帽,罩住他的头,却听到对方小声嘟囔:“还不是因为你一开始没认出我来。”真是不知该认错还是该笑,阿拉贡心想,明明我能认出你就已经不简单了啊。

        尽管精灵尽快的戴上了帽子,但是他稀有的金发,配上出众的容貌,还是吸引了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的注意。阿拉贡头疼地发现附近有一些人的眼神已经管不住地往精灵身上飘,带着赤裸裸的欲望。“你跟我来。”人类一把拉过仍沉浸于不知名的喜悦中的精灵,扒开人群大步朝大门走去。但是还未走到一半,他们就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把这个人留下,你就可以走了。”本来阿拉贡并不想惹麻烦,他还希望能在此多搜集一些情报,但现在麻烦找上了他——准确的说是找上了身旁这只精灵,但也差不了多少,这就容不得他思虑了,“不好意思,”阿拉贡绅士的欠了欠身,“你做梦去吧。”话音刚落,他一个肘击打向那人肚子,痛的他直不起腰来,四周一圈人蜂拥而上,少说也有十来个,阿拉贡余光中看见莱戈拉斯反手准备拔刀,他连忙制止,“不要伤他们性命。”转身又一个手刀劈向对手。精灵放下手,转身加入打斗,他灵活的躲避着这些人的拳头,并且以可以让对方痛的要死又死不了的力度击向对方要害。阿拉贡解决完这边的人打算转身帮朋友一把,然后看着满地上打滚的人和隐藏在斗篷下的一身轻松的精灵,他觉得自己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对方可是精灵。

        终于,两人远离了那个嘈杂的酒馆,走在雪地里,阿拉贡拍拍精灵的肩膀,说道:“以后可千万别随便摘下你的兜帽了,精灵,你……”“莱戈拉斯。”精灵忽的打断他,“什么?”“我叫莱戈拉斯,你之前叫过我的名字了,既然知道我叫什么为什么还要叫我精灵?”“额……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好吧,莱戈拉斯。”然后他看到眼前的精灵松了紧皱的眉毛。

        又走了一会,莱戈拉斯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啊!我的钱袋还没有要回来!”他懊恼地说着,“什么?”“我刚刚进酒馆就是为了找那人要回我的钱袋,他抢了我的钱袋!”精灵来来回回地踱步,“都是看见你了的原因,现在他肯定早就跑了。”那委屈的神色都让阿拉贡不禁怀疑是不是问题真出在自己身上。“钱……乃身外之物……”作为一个游侠说这句话好像不太好。“我先带你去我的营地吧……算是小小的补偿你一下。”

        看了看已经渐黑的天色,阿拉贡召来了自己的坐骑,一匹白色的漂亮的马跟着黑马一起过来——好小子……居然这么快就招惹到了别人……“希瑞安,看来你找到了新朋友啊。”精灵走上前亲昵地顺了顺白马的鬃毛,优雅地翻身上马,“走吧,游侠,去你的营地。”一旁傲慢的黑马跺了跺蹄子,阿拉贡不禁哀叹,真是人比人吓死人。

        营地在距内城区不远的一片紧挨森林的草原上,篝火映出帐子间活动的人影,黑马率先载着人类靠近,“啊,埃尔回来了!”白马随即跟在后面,载着精灵慢慢踱了进来,“哦!这是谁。”那人目光警惕地看着包裹在长斗篷中的人,“一个朋友,暂时来此跟我们同行。”“不是,我大概会一直和你们同行。”斗篷下的人开口,随即眼光绕着篝火转了一圈,突然钉在一个人身上,“啊!那个抢我钱包的人!?”阿拉贡怔了怔,不禁摇头苦笑,“……这还真是,皆大欢喜啊。”

以后把唠叨放在最后好了,临近考试我……尽量更吧,文笔边写边改,希望能有点提高_(:з」∠)_希望大家喜欢!有没有发现这一章居然有标题了!好吧是我瞎起的我承认……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