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AL】再临 Chapter6

帅气的人从不捉虫(并不,好吧我只是有点懒
声明:主要人物来自于托尔金笔下的《指环王》
cp:AL

第六章

        法贡森林的地势平坦,只有树木能作为遮挡的屏障,对于需要隐蔽的逃亡者来说是及其不利的,两个人类骑着黑马还好说,莱戈拉斯看看希瑞安洁白的不染一丝尘埃的鬃毛,第一次有些嫌弃自己的这位老伙伴。白马蓦的打了个响鼻,越过一棵断木重重落在地上,把马上正想心事的精灵震的差点掉下马背——要知道精灵的坐骑可是从不需要装马鞍的。莱戈拉斯哭笑不得地抚了抚白马的脖子——自己的小心思不小心被它知道了。

        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精灵略略让马放慢了脚步,落后于人类一步以防止敌人靠的太近。他轻轻拍了拍马说到:“我可是非常信任你的,我的朋友,一会可别让我失望啊。”随后放开缰绳,回身搭弓放箭,仅仅一瞬,对方一马当先的人已经跌落马背,惨叫声在寂静的森林中格外清晰,却没有惊起一只鸟兽——虽然这些生根在法贡森林的树人已经长眠,但他们仍旧为居住于此的生灵提供了相当安全的庇护,所以这里的生物都十分的相信,自己在此居住是绝对安全的。

        精灵箭囊中的箭已经所剩无几,然而敌方仍有一半的人对他们穷追不舍,人数远远超过他们三人数倍。莱戈拉斯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接近森林的中心,现在再想回退或者调转方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如今能做的只有由南向北一路穿越法贡,渡过罗斯洛立安附近的河流,再向东北进入幽暗密林。心下仔细一考虑,莱戈拉斯将斗篷披在了白马身上,便加快了速度向森林中心而去。

        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但森林中只能见到微微的薄雾浮于空中。当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一片偌大的平地出现与眼前,莱戈拉斯让马慢下脚步,转身对两位已经有少许疲惫的人说到:“你们继续骑马,向北方前进,我一会就会赶上你们。”“您这是要干什么去?”夫人慢下脚步有些担忧的问到,“我去寻求一些帮助,放心,我一定不会抛下你们。”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那两人便再次催动马匹,绝尘而去,消失在迷雾之中。莱戈拉斯环顾四周的树木,他知道这里聚集的都是地位最高的一批树人,他翻身下马,用精灵语说到:“我亲爱的朋友,千年不见,我依旧感激你们在双塔一战中所做的贡献,也为你们的失去而悲伤。如今再次见面,希望能再次得到你们的庇护——不需要你们再次介入战争,只希望你们能伸出一臂来,挡住紧追我们的敌人,我将不甚感激,也一定会回报你们的恩情。”说罢,他右手放在左胸前,做了一个请求的动作。身后已经传来了敌人的马蹄声,精灵焦急地等待了许久,树人们却依旧没有动静,他无法在此坐以待毙,他还要保护阿拉贡母子的安全,在离去前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他便转身上马追赶朋友。

        也许是因为连夜赶路的疲惫,也许是为了等待精灵,两人的速度并不快,当莱戈拉斯乘着白马找到他们时,敌人也越发的近了。箭矢从他们身边飞过,带着劲风擦过脸颊,尽管三人努力躲避,费利克斯的马还是中了一箭,他听见马嘶吼一声,咬咬牙对精灵说到:“我们就此兵分两路,我信任你,绿叶,希望你能带他们冲出重围……尽管你并没有义务……”“不,这的确不是我的义务,这是我心底想要做的事!”“好……如果我们还能见面……可以再此之前告诉我你的姓名吗——我希望能够有幸知道你的名字,作为朋友。”“……当然,My friend,我的名字是莱戈拉斯,莱戈拉斯.绿叶。”“天呐!我知道你,你就是陪伴先王阿拉贡,最后西渡的……我简直不敢相信……”黑袍将军陷于震惊之中,直到又一支箭差点射中他,他才缓过神来,“一定是梵拉的旨意让您在此时归来。莱戈拉斯殿下,如果还能见面,请一定告诉我那些久远的故事。”“请一定小心,我们会再见的,我愿意为你献上我最真挚的祝福。”莱戈拉斯微微欠身,“王后,”将军看向吉尔蕾恩,“请您务必保重自己与王子,我……我永远为您与王上效忠。”“我都知道的,一切小心,隐藏好自己。”

        将军将黑斗篷甩给精灵,长剑出鞘,扎进马的大腿,飞一般的朝另一个方向跑去——也带走了不少敌人。

        这边的两人却也没有轻松多少,精灵披上了黑斗篷,隐于黑夜之中,吉尔蕾恩的黑马却已经慢了步伐,在越过断木时失了前蹄,莱戈拉斯连忙从飞驰的马上跃下,护着吉尔蕾恩和阿拉贡摔倒在地,只是一瞬间,黑衣人已经近在眼前了,莱戈拉斯将女人护在身后,反手拿出了双刃,准备迎接敌人。当明晃晃的刀快触到他脖子时,精灵猛一矮身,短刃架住了长刀,借着力道一旋身将那人踢下马,在空中挽了一个繁复的剑花,划破了第二人的右臂,他于马蹄之间游走,但人数太多,再回过身时,摔落在地的那人已经捡起刀,慢慢接近了躲在树后的吉尔蕾恩与阿拉贡。
就在这时,森林深处传来一阵清风,古老的树木突然抽出藤条,将图谋不轨的人甩的老远,与精灵缠斗的几人被捆住双脚倒掉起来,莱戈拉斯连忙将吉尔蕾恩送到希瑞安的背上,自己也翻身坐了上去,“辛苦你了老朋友,跑吧。”白马踏着晨光,风一般消失于林间,身后的树枝渐渐低垂靠近,落叶掩盖了马蹄的印记,不一会,一切都归于平静。

        尽管树人在最后关头还是出手帮了他们,但是精灵不敢怠慢,希瑞安载着两人,勉强算作三个人,几乎不眠不休的跑了三日,他们穿过法贡,越过一个不大的平原到达罗瑞安的时候,他们才真正意义上的休息了一次。

        尽管萝林已经是一座空城,但是依旧美丽如初,莱戈拉斯看到熟悉的地方,几乎可以记起曾经来此的点点滴滴。他们在此之前失去了灰袍的巫师,然后他在那棵巨大的榕树下听阿拉贡讲着他们过去的事情,听他诉说心中的悲伤,那时他还是那个脏兮兮的游侠,在萝林也没有暮星与他共度……莱戈拉斯突然觉得心中有些难过,但也说不上究竟是为什么有这样浓浓的失落感。

        他搀着吉尔蕾恩缓缓的走向驻在那里千年的水坛——佛罗多从这里看见了黑暗的未来:魔眼,戒灵,无数的兽人……天空淅沥沥的开始下雨,水镜也渐渐泛起涟漪……
还未凋落的稻草在平原上摇曳,白马飞快的穿过河流与平原。莱戈拉斯皱着眉,昨夜的景象一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水镜向他展现出了一篇黑暗,除了黑暗,只有在画面消失时一闪而过的阿拉贡的流着泪的脸。

        吉尔蕾恩抱着熟睡的小孩,看着忧虑的精灵,柔声安慰:“亲爱的莱戈拉斯——如果你允许我如此叫你,我知道凯兰崔尔夫人的水镜有强大的预言功能,但是千年前的那次预言——我记得史书上说过,在有着强大法力的女王的手下,只预言到未来的黑暗面。而不论你看见了什么,我看到你们的前途一片光明。请相信未来一定总有希望。”人类的王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

        随后,希瑞安长长的嘶叫一声,一头扎入了宁静的幽暗密林。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