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AL】再临 Chapter5

于是大家久等了,最近有点忙,学生党快要考试啦,非常重要的考试,所以只能尽量更_(:з」∠)_希望大家喜欢啦~
声明:主要人物来自于托尔金笔下的《指环王》
cp:AL

第五章

        浩浩荡荡的队伍穿过平原到达那座边城之时,早已经没了几人的踪影,他们作为刚铎的士兵——尽管洛汗与刚铎素来交好,但要过境远不如逃亡的两人来的方便,这么一来在边境行军的速度便慢了不少。昨夜的人无功而返,似乎有个厉害的角色加入了他们逃亡的队伍?为首的人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不屑地走出城区。现在没有人可以支援他们,北上可并没有什么好处,然而……微微湿润的泥土上,浅浅的几串马蹄印向北方延伸而去。“首领,城里的人说他们……”“向北方去了。”打断下属的禀报,他强硬的说到,“是……是的。”“我知道了,你下去带一队人先赶往搜寻,多带点人,别向昨天那样,一群废物。”为首者摆摆手,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三匹马穿过了平原,借着高高的金黄的稻草,隐入了法贡森林。如果要从洛汗边境去往密林,这并不是最快捷的一条道路,相反要绕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更不用说舍弃了平坦的原野,而选择了几乎被高大树木所遮盖的森林作为逃离路径。“法贡森林的树木是有生命的,他们曾与精灵,人类共同战斗过,是我们很好的伙伴,如今我们在此借道,希望能得他们庇护安然甩掉那群可恶的追踪者。”精灵一马当先,架着白马轻松地跑在前方,为后面疑惑不已的人做着简单的解释,“如果从平原走,我们毫无庇护之处,而树木一向是精灵的伙伴。”感到危险逐渐远离,马儿减慢了速度,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在森林中悠闲的小跑起来。他们顺着水流走了很长一段路——在密不透光的森林中,只有河流附近的树木没有完全遮挡住阳光,精灵倒是不介意昏暗的环境,可是人类和他们普通的坐骑不太能在黑暗中视物。从白天开始不停不休地赶路让两个人类都累坏了,当夜幕降临之时,他们找了一个隐秘的树丛打算在此休息一晚。那孩子虽然也随着他们颠簸了一路,却意外的没有吭一声,一直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途径的风景,但最最吸引他的,倒是精灵那一头金色如阳光般的长发,每当它们随着风轻轻扬起时,婴孩的眼神总会不由自主地飘向发尾,追随着那个背影——后来想想,也许一切从一开始,都已经注定了。

        费利克斯在一切安顿好后,便离开到河边打些清水。莱戈拉斯则留在原处,对完全不吵不闹的小阿拉贡十分感兴趣,似是察觉到精灵略带探究的目光,吉尔蕾恩轻轻地笑了起来,“阿拉贡从小就很乖,而且对马,对新奇的事物毫不惧怕,对金色和蓝色的东西尤为感兴趣。”这是她第二次开口说话,第一次听到这位女士开口时,他们风尘仆仆,那沙哑的嗓音完全让人无法辨认,再一次同她交谈,莱戈拉斯才发现原来这位刚铎王后不仅有一副好嗓子,谈吐也相当得体优雅——丝毫不比一些一向以优雅自恃的精灵差。
        女人拍了拍怀里的孩子,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精灵,她突然开口:“亲爱的绿叶,你愿意抱一抱他吗?相信你的拥抱是对他最好的祝福。”莱戈拉斯惊讶极了,要不是他知道这个人类并不会读心术,他几乎就以为他的心思全都被那双温柔的眼睛给看穿啦。他轻轻点了点头,有些笨拙地接过婴孩——或许精灵有各种各样的天赋,但抱孩子这样一个事情绝不在其列。莱戈拉斯举起了小小的挚友,他看见隐隐有亮光泛起,一枚戒指被串在银链子上,挂在了白嫩的颈间。哦,是这枚戒指,我认得它很久了,精灵暗暗地想到,几乎和认识阿拉贡一样久。如果说纳西尔圣剑代表着白城之主,那么这枚巴拉赫之戒便是登丹人首领世代相传的象征。莱戈拉斯早在第一眼见到他们时,便注意到了这枚戒指,这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才让他完全确定这就是陪伴了好友一百多年的戒指。

        就在精灵回忆着往事的时候,一直安静的被举在空中的小孩子动了——他伸手一把抓住了莱戈拉斯金亮的发辫,然后在精灵还未曾有所反应之时,一把塞进了嘴里,还煞有介事地嚼了又嚼。对于一向以整洁与干净为自身要求的精灵,莱戈拉斯表示自己对此绝不能容忍!他黑着脸把自己的头发从小阿拉贡嘴中拽出来,并且打算小小的惩罚一下他,好让他知道,精灵的头发即使是他也不能随便乱碰——至少不能乱咬。就在他准备高高举起小孩的时候,精灵的耳朵动了动,他在静谧的森林中,听到了一种不寻常的声音——杂乱的脚步声,至少有十匹马的马蹄声正在向他们渐渐逼近。“快,夫人您骑上马,今晚看起来我们很难有休息的时间了。敌人已经进了,比前一晚更多的人来此,怀着不善的目的。”扶着吉尔蕾恩上马之后,将手中的婴孩递过去,莱戈拉斯悄悄对他说:“现在暂且放过你,总会让你因为吃我的头发而后悔的!”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懂得他的意思,便翻身上马,招呼了黑马,带着刚铎的王后向河边奔去,寻找费利克斯的身影。

        白马载着精灵沿河边一路寻下去,脚步轻盈地仿佛踏风而行,后面两匹黑马紧紧跟着它的脚步,渐渐的,前面传来了刀剑相撞的声音,原来进入森林的队伍不止一条,两队人马从河的上、下游分别靠近,想要完完全全包围他们,不留一点后路。莱戈拉斯将吉尔蕾恩和阿拉贡安置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后,便驾着希瑞尔离开,前去支援身陷包围之中的费利克斯。

        费利克斯感觉自己真是太失算了,出来打个水的时间,就在河边碰上了这些该死的敌人,他被这些人拖住不断的向下游跑去,离精灵和王后越来越远,而他明知道这是为了将他们分离开来逐个击破,却无法回身告诉他们消息。黑衣的将军挡开又一把斜刺来的长剑,十多个人的力量与速度比起一人强了太多,他感觉到力气在慢慢流失,后方敌军的剑已经到了,白晃晃的光带着呼啸而来的剑鸣声越来越近,他却已经来不及转身,就在这时,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划过他耳边钉进身后那人的胸膛。远远的,一匹白马载着那袭暗绿色的斗篷飘然而至——精灵手中的长弓泛着银色的光,箭上了弓,他手腕轻轻一转,带着强劲的力道,两支箭已经越过他穿透了敌人的心脏。

        莱戈拉斯加入战局后,形势大大的逆转了,费利克斯本就勇猛无比,只是之前被多人压制的太厉害,现在有精灵在人群中游走助阵,他觉得剑都轻了不少。他不由得对这美丽而又英勇无比的,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灵产生了一种崇敬之情——精灵的强大远远超乎人类的想象,他们也绝不是人类史书上记载的那样不近人情,自私自利,只不过是没有在有生之年遇到一个,值得他们付出其力量的人罢了。就在他们解决了一半黑衣人后,不远处传来了“嗒嗒”的马蹄声——吉尔蕾恩抱着婴儿急急地向他们赶来,“绿叶,另一头的黑衣已经靠近,快要形成包围圈了。我躲着他们过来,以免你们浪费时机回身找我们。”精灵听闻,短刀一晃将敌人掀下马去,费利克斯已趁机跃上马背,三人不再恋战,一个晃身钻入了森林之中,向东而去。

        天色将明,精灵看了看沐浴在月光下的巨树——不知道沉睡了千年,这些老朋友们,是否还愿意再次聆听他的话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