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AL】再临 Chapter4

有事拖了一天多才写完,感觉自己一章写的太少了之前没注意到……以后一章多发点,但我觉得时间……咳咳。
话说有些地方觉得说英文比较带感就会写英语,希望自己英语语法不要出错_(:з」∠)_
声明:主要人物来自于托尔金笔下的《指环王》
cp:AL

第四章

        星光之下,已经归于平静的酒馆被打上淡淡的银色光芒,有几道身影隐于黑暗之中,肩上白色的X符号在黑色之中显得格外显眼,他们缓缓地移动着步子,向这家酒馆靠近,踩着石板路发出的“踏踏”的声响,在安静悠长的小街上显得有些突兀。为首的黑衣人略略一挥手指了指二楼的房间,便有人抽出了绳索打算勾上房檐。可还未出手,绳索已然被一道冽冽的冷光切断,一个披着暗绿色斗篷的身影从屋檐上跳下来,手上的短刃映着月色反射出清冷的光。“各位今夜不该来此,如果现在愿意折返,我可以不伤你们。我不愿意与人为敌。”低低的声音从斗篷中传出,显得尤为沉闷,仿佛是死神下达的最后通牒,“哼,阁下才是应该逃跑的那一个,既然知道我们的目的,就应该乖乖把人交出来!”为首的黑衣人不屑地说到,“唉……”一声轻轻的叹息,“看来谈判破裂了。”随手挽了个剑花,莱戈拉斯做好了迎战的姿态。

        昨夜,在听见挚友名字之时,他便许诺一定誓死守护他,再一次陪他完成他的使命,即使代价也许是再一次目送他的离去,再一次的心碎。他与费利克斯——那个护送人皇之子的刚铎将军商定,将阿拉贡送去幽暗密林暂住,给予他良好的教育,而阿拉贡的母亲——吉尔蕾恩也同意此行。

        莱戈拉斯闪身冲进了人群之中,灵活的游走于七八个黑衣人之间,短刀精准的划破那些人的大腿,手臂和腰间——那些足以让他们因疼痛失去战斗力但又尚不致命的地方——尽管阿拉贡或许不会知道他做下的这些事,但他也不也想杀害好友的子民,可他们的背叛让精灵心中无比的愤怒。莱戈拉斯看着那些倒地不起的人说到:“回去吧,不要再打他的主意,否则你们就不只是现在这么惨了。”他收起短刀,转身跳上屋檐,不再看那些扶持着逃走身影,回屋收拾了行李看了看两张床上安然入睡的人,他们太累了,马不停蹄地逃亡,还被追上来的敌人紧紧缠着,这是个难得的安眠之夜——对于他们来说。小小的阿拉贡窝在吉尔蕾恩的怀里,精灵不由自主地走到那孩子的身边,这与千年前第一次相遇时的模样大不相同。精灵第一次见到这个名为埃斯特尔的人类时,对方已经是30多岁的青年了——登丹人的青年,那时他已然是可以独当一面的沉稳模样,而自己,想想还是刚参与了五军之战后的冷面高傲的样子,这些年受到埃斯泰尔的影响太大,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做到对事情漠不关心——尤其是关于阿拉贡的事。精灵收回思绪,再次看向那个小小的身影时忍不住感叹——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这么可爱的婴孩是那个总是风尘仆仆的,好像从来没洗过头的人皇呢?想到此处,莱戈拉斯忍不住想要逗逗仍在睡梦中的小小的挚友,他戳了戳那圆嘟嘟的脸颊,温凉的手指又从鼻尖上划过,轻轻柔柔的动作就像用嫩草逗弄一只猫。

        “阿嚏!”忍不住鼻尖上传来的痒痒的感觉,婴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吓得金发的精灵赶紧抽身。吉尔蕾恩从梦中醒来,只听到“咚”的一声,儿子在怀里翻了个身,不远处的沙发上斜倚着那位精灵,衣衫有些凌乱,一切都很平静。她拍拍怀里的孩子又在月的柔光下睡去,沙发里的精灵悄悄睁了眼,龇牙咧嘴地揉了揉摔得发痛的膝盖,却忍不住脸上弥漫的笑意。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棱,洒入房间里时,费利克斯才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间,他看见那位精灵已经打理好了自己,正侧身坐在窗台上,望着窗外7人来人往的街道。其实想想也真是荒唐,虽然对方是个精灵,但自己就这么轻易地将生死交到另一个人手里,除了王以外,这还是头一遭,也许是他本身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也许是被他的泪水所震撼,总而言之,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心悸——不过精灵证明了他的信任是正确的。

        “你醒了,”正在他暗暗欣慰之时,莱戈拉斯已经跳下了窗台向他问好,“休息的如何?”“非常好,这是我这七天以来睡的最好的一晚。多谢你的照顾了。”费利克斯由衷的感激,他下床开始整理自己,顺道唤醒了吉尔蕾恩,“昨夜有什么异动吗?”“嗯。”精灵沉吟一会,说到:“昨夜来了大概七八个人,冲着你们来的。都穿着黑衣……还有一个白色的X标记。”“啊……这是摩里亚家族的徽印,这群混账!”男人恨恨地一拳打向墙壁,沉闷的响声回荡在房间里,“我们要快些离开了,这些人已经到了,那么大部队也就不远了。”怀抱着孩子的女人已经整好了行装,两人对视一眼,便转身随精灵下楼去了。

        他们买了两匹快马,又置办了一些必需品便匆匆的上路,打算前往幽暗密林,至于洛汗,不知道那里是否凶险,不知底细的地方还是暂时避一避比较好。而精灵虽然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只说到自己是来自于密林的绿叶,但是精灵这样一个身份已足以让人信服。莱戈拉斯吹了一声长哨,一匹漂亮健壮的白马从不远处跑来,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掌心,“希瑞尔,你可看到了什么?”马儿好似打了个响鼻,但精灵的神色已经渐渐凝重了起来,“哦……这真是个坏消息,多谢你。”他轻盈地跃上马背,转头看了看整装待发的三人——算上小小的阿拉贡的话。

“There's a bad news.”
“Means what?”
“It means ,a war.”

        精灵抬眼看向一望无际的平原,远处已升起了阵阵灰烟——追踪者已经近在咫尺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