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AL】再临 Chapter3

终于叶子和A叔,不,和A宝宝见上面啦!剧情是不是速度不太对啊_(:з」∠)_好惶恐好紧张
声明:主要人物来自于托尔金笔下的《指环王》
cp:AL

第三章

        已经是月上中天之时,洛汗边境一家小城的酒馆里却仍旧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很多人大声的叫嚷着,有划拳的,掷骰子的,还有不少男人抱着袒胸露乳的女人,旁若无人的撩拨抚弄。

        唯有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暗绿色的斗篷披在身后,戴着宽大的帽子,脸隐于黑暗之下让人看不清面孔,更分辨不出他的表情。他坐在那里好似一座雕塑在观察着整座酒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注意,直到酒馆檐下的铃声再次响起,他才略略偏过头去,湛蓝的眸子扫过门口,正色莱戈拉斯。

        那里一共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披着黑色的披风,不住地喘着气,好似才经历过一场生死逃亡,可以看得出两人都疲惫不堪,但他们的神色中只有坚定而无慌乱。“麻烦一间房。”那男人递上三枚金币,声音低沉而沙哑,女人则站在他身后,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东西。莱戈拉斯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包裹在层层黑布中的是一个孩子,看上去约莫有一两岁,现在正沉沉地睡着。老板翻了翻记录本,有些为难地开口:“额,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没有空闲的单房了,只有一间住了一位先生的双人房。”“那这镇上还有没有旅馆有空房?”“今日好像都满了,最近洛汗有个大生意,很多人都在此住宿。”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空空的水杯慢慢走上前去,手指轻轻地敲在前台的桌上,他微微抬起头直视那个男人:“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住一间房,我这边有空余的床位。”那人听到他的话似是愣了愣,他身旁的女人也在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位披着斗篷的神秘人,两人对视一下,轻轻一点头,男人便转过头来,对莱戈拉斯做了一个感谢的手势说到:“那就多谢你了,梵拉在上,你会有好报的。”莱戈拉斯弯了弯嘴角并没有多说,领着两人去了楼上,将他们安顿下来。

        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行李,只是将包裹放在了床头,便要了热水清洗。等他们再次打理好自己,莱戈拉斯才好好的观察了一下两人的模样:男人看上去正值壮年,有一头黑色的微卷的头发,浅棕色的眼瞳透出一种不合年龄的沉淀与沧桑;而女人有一双漂亮的灰眸,嘴角的微笑温和而迷人。两人明明是风尘仆仆的才安定下来,却至始至终给人一种不属于平民的优雅气质。“这位夫人,您可以就在我的床上歇息一晚,我在小沙发上就行。”莱戈拉斯向女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怎么好意思这样委屈您,承蒙您的慷慨我们已经有了一间房,不能再麻烦您啦。”女人抱着因为梳洗而醒过来的依旧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有些犹豫地说到,“无妨,”莱戈拉斯摘下兜帽露出金色的长发轻轻地笑了笑,“我没问题。”那两人惊讶地看向他,这样纯正的金发在人类中几乎见不到,那么……“你是精灵?”莱戈拉斯微微点了点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觉得这两个人可以相信,“可是精灵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全部西渡了啊?你……”“受梵拉所托,我们前来帮助人类之皇,早在两年前便以回归中土了。”精灵的行事一向隐秘,两年来无论瑞文戴尔还是幽暗密林都只是暗中修整,没有打扰到任何人类,也没有让人类发觉他们的回归,因此这对于他们来说仍旧是个惊天的秘密。

        两个人沉浸于震惊之中时,那男人突然反应过来,他神色中透露出惊喜,有些激动地说:“你刚刚说,精灵是来帮助人类之皇的?”“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现代人皇之子,我打算去刚铎看看,毕竟那里是人皇的领地。”忆起记忆之中那座美丽的白城还有曾经的挚友,精灵不由露出微笑。“不,请不要去刚铎了,白城已经被邪恶之人所掌控,人皇之子也已经不在那里了。”男人苦笑着摇摇头,眉眼间尽是遗憾与痛苦,“什么?”莱戈拉斯急急上前,“你怎么知道?你们又是谁?我刚刚就看出你们……”“唉,”男人叹息一声,挥挥手打断了他的猜测,“这位女士便是刚铎之王的妻子,而她怀中的便是人皇之子——阿拉贡。”

        “!”莱戈拉斯突地觉得心隆隆地跳动起来,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眼泪就不受控制的就下来,他转头看向那个孩子。似是有所感应,那双灰色的眸子也望进他的眼中,没有了当初的温柔与沉稳,换上了天真与无瑕,但是为什么呢,他止不住眼中似雨坠落的泪水,这一眼已经盼了千年。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