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盗墓笔记】魂且归去,君且安——记潘子

且一篇,以记潘子,那个铮铮铁骨的汉子。

希望小伙伴们喜欢

                                              

       “别顶嘴,会死的。”

潘子再次睁开眼时,看见的只有混混沌沌的一片,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仿佛身处虚无之中,只知天地无光,分不清岁月也看不见时光。

他缓缓地站起身来,虽看不清脚下的道,也不知道前方的路,但他却向前迈开了脚。他曾长年与战争之中穿梭,这不仅练就了他一身本事,更练出了他一腔热血铁骨,后来又在三爷手下摸爬滚打多年,他早已心坚如磐石,不知惧为何物。

也不知走了多久,腿早已没了累的感觉,但潘子依然没有停下脚步。恍惚间,他看见在前方的黑暗中,朦朦胧胧的有一丝光明,他寻着那丝光大步地向前迈进。

愰神的那一刹那,眼前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林,他看见另一个自己穿梭在树阴林影中,不过那个他更年轻,穿着一身军服。他认得这里,这是他曾经的战场,在这里他丢了一条命,又重新获得了新生。他恍惚间看见那人伸出手,再一次握住了他的。三爷,潘子心想,我们似乎好久没见了。

画面忽地一变,眼前有人举着烛火,在密道之中摸索,这是七星鲁王宫,他们在这里遇到了那个胖子,自己还差点让尸蹩钻了肚子。那个奇怪的闷油瓶,潘子突然想到,他一定会照顾好小三爷的。他为这想法奇怪了一下,为什么会想到他,自己不行了吗?

他一向是个想不懂便不再想的人,消了消心中的疑虑,他接着向前走去,或许等到了尽头便知晓理由了。

如走马灯一般,他一路看了许多曾经的景象,除了七星鲁王宫中的经历,还有云顶天宫的险遇,蛇沼鬼城的惊情……他看见三爷的失踪,他想停下,但一向坚定的心催使着他向前不断地走。他看见小三爷带上了三爷的面具,惶惶不安地坐在幕帘之中,潘子一向是不记得什么疼痛的,因为他受过的痛数不胜数,到他却依稀记得小三爷砸向他地那一个烟缸,他有些欣慰。

终于,他好像要走到尽头了,光的尽头是黑暗,黑暗中似有一丝火星,他只向前迈了一步。再抬头时,他发现自己好像被定住了,头上交错着数不清的六角铜铃,他听见远处传来小三爷的喘息和脚步声,他看着,听着,这眼前耳边的一切,他恍惚间记起来了。他再一次接住了那把枪,高声唱着那首红高粱,一遍又一遍,为小三爷清除障碍。

潘子看着小三爷渐渐地消失,他闭了眼,轻轻地笑了,这大概算是最后一次,为小三爷护航了。

他忽然感觉周身的束缚都消失了,他睁开眼,看见眼前的火光渐渐清晰了起来,小三爷,胖子,还有那个闷油瓶,都在眼前。小三爷似乎又成熟了不少,胖子稍稍瘦了些也稍稍憔悴了,只有闷油瓶一如当年,只是眼神更清明了。

“哈”。潘子轻笑了一声,对着眼前的人开口,但声音轻的又似自言自语,“小三爷,潘子最后再来看你一眼吧。这一生,自跟着三爷起,我便随了他一生,虽不能最后保他的命,但我不负他的信任,能够护着你,直到我最后一刻,我潘子以一生护你,也不枉此命了。”

他又看了眼那三人,毅然的再次抬步,掠过之时,他听见小三爷说:“潘子,十年已过,我们依然,还念着你呐。”

他脚步不停,只是大声的笑了起来,“小三爷,你大胆地向前走吧!可千万,莫回头!”

余音仍留,潘子的身影渐渐隐入了黑暗之中,再看不见。

莫提来路,莫问归处。魂已归去,望君珍重。

                                           写于2015.11.4 记潘子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