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故人归【靖苏】

文笔渣,但是还望各位喜欢~


        自那场战事之后,已过了三月有余,萧景琰还依稀记得梅长苏临走前笑意妍妍的眼,那眉宇间虽少了少时模样中的一分英气,却又尽是稳重和儒雅,好似天生便该如此。


        已是三月之际,春风十里,桃花灼灼,太子府里已是花落簌簌,粉色竞相压弯了枝头,却再无人踏着轻功悄然而至,翩然而去,将这满园春色献给苏府中的那个人,也再听不见那院落中时时传来的嬉笑怒骂。屋里放着火盆,但因无人可需,已是冷了一整个冬天了吧。萧景琰在院中站了许久,方才收回思绪,进了屋里打算将手头了事情先处理一下。如今皇帝病重,他身侧除了已故的那人也再无其他谋士,满朝文武之所奏全部由他一人亲自完成,用着那人教给自己的方法,事事留心,处处顾局。做一个好的君主,却无知心之人共谋,萧景琰从来不知原来是这么的艰难,寂寞。曾经他有他的将士们共同诉说烦恼,可现在朝堂之事却无法对他们开口;曾经他有他的苏先生可以询难问疑,可现在却只余他一人看这朝廷纷乱。


        上好的楠木桌上放着一只铜铃,还牵着他曾经亲手斩断的红线,他的密室里早已换上了新的铃,但这一只却一直被他所保留,那本《翔地记》也完好无损的摆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已知道了他母亲的名讳,也明白了他小小的习惯,只恨自己不早些知道这些细节,虽多有察觉却都被搪塞过去,也只怪自己当初轻易放弃了这些机会,只余叹息。


        窗外,落霞已经只余最后一点红晕,天空被染成了深深的紫色,当朝的太子殿下搁了笔,起身走向了里屋,他缓缓打开那扇曾经时常开启的门。一个月前,他令人将曾经封好的墙再度拆了下来,将密室布置成了原来的样子,好似一切都没有改变,可无论他怎样拉动铜铃,对面的石墙却如同封死了一般,再没有开启过。

中间的桌上静静地燃着烛火,萧景琰在看见微微跳动的烛火的那一瞬间,立时便感到了不对,他蓦的冲入了密室,牵上了那跟本该已被灰尘铺满的红线,他死死盯着石门,轻轻地拨动了铜铃,“叮——”,只一声,伴着渐渐消散的余音,眼前的门缓缓开启。


        他看见那人一身长袍,身上松松地系着狐毛披风,眼中笑意盈盈,轻巧而稳重地向自己作了一揖,“殿下请进,”梅长苏侧身让开了一条道,飞流在桌前吃着点心,甄平和黎纲起身向他作揖,宴大夫对着蔺晨阁主吹胡子瞪眼,他听见眼前的人说,“殿下,故人已归,不知殿下还认不认我这个谋士?”萧景琰忽地笑了。


        他说:“自然。”


        彼时故人已归,岁月方静,一切如故。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