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树飞花

胡歌歌(♡˙︶˙♡)


一个透明的小透明|・ω・`)

七夕

        七夕小段子,cp霄青

        赶了又赶结果时间还是过了我好心塞_(:з」∠)_

         写的不好,不喜勿喷~


        寂玄道上依旧是冰雪纷飞,那把巨大的剑立在那里已不知有多少个年月。万物都是静的,偶有些精怪从冰雪中冒出来张望,再轻轻巧巧地缩回去。


        “我说师兄,这寂玄道还真是美不胜收啊。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不会厌烦,尤其是那把剑,哈哈~”隐隐可看见天上飞过两道身影,脚下的轻剑隐隐闪着光。一人表情淡淡,一头张扬的红发被规规矩矩的收为一束,以发冠固定,倒显得有几分威严;而另一人笑如春光,青丝被风吹的猎猎而飞,颇有几分轻狂游侠之感。正是玄霄与云天青二人。“天青,御剑时务必要心无杂念,莫要再四处张望,小心御气不稳。”玄霄皱了皱眉,有些气恼的开口,但语气间藏不住的宠溺。“知道啦师兄~我才不会掉下去的。”一个起落间已是飞去了颇远,玄霄略一催动真气,赶了上去。


        御水镇。街上人来人往,灯笼挂了满屋,大红的绸子绑在铺子的檐下,显得生气勃勃。“咦,今天怎么这么热闹?莫不是有大户人家要嫁女儿吧?”云天青坐在客栈中笑嘻嘻的望着屋外的大红灯笼,“哈哈,两位大概是外地人吧,今日乃是七夕节,这是我们镇上的庆祝方式,每家每户在今日都会挂起红灯笼,榜上红绸子,算是为牛郎织女引路啊。”一旁的店家抚了抚袖子,“二位也可以在此留上一日,一同庆祝啊哈哈。”“原来如此~那师兄,我们便在此留一日再走吧!想来这次的任务也不算太难,师父又给了三日为期,明天再回去也是足够的嘛。”云天青听罢,便端起一脸讨好的样子,不断的请求玄霄留下,玄霄轻叹一声,知道自己是拗不过他,况且无论自己答不答应,眼前这人总会想些奇怪的点子强迫自己不得不留,“那我们明日一早便回。”“多谢师兄!”云天青大喜,转头又对那掌柜的说到:“掌柜的,给我来你们这最好的酒!”“好咧,您要多少?”“一……呃……壶。”瞥到玄霄一瞬间黑下来的脸,云天青一哽,豪气冲天的坛终究是变成了壶,走的时候一定要装点回去埋着,于是他如此思量着。


        他们此次下山,为的是找寻一种炼剑之石,名为水云,在这御水镇旁的司云崖上,此物通体呈幽蓝色,如冰凌一般,长生于悬崖之上,司云崖虽大,但这蓝色在其中着实打眼,也不算难找,还未等到太阳落下,两人便已归。


        晚上,街上的灯笼都已被点亮,街道上人声鼎沸,买卖吆喝,好不热闹。二人行于川流的人群中,本就容貌出众,走在一处更是引人注目,有些大胆的姑娘还将手中的荷包塞入他们俩手中。玄霄见此,本就不高的情绪更是烦躁,一张脸越发冷了。云天青倒仍是一张笑脸迎人,一整条街走下来,他一手拿着荷花灯,一手抱满了各式各样的荷包。两人走到湖边,只见那湖面上已是灯火莹莹,无数的荷花浮于其上,美如画卷。云天青寻了一颗垂柳,将收到的荷包挂在上面,转身牵了玄霄的手,手上还拿着那盏荷花灯。“既然不要,又何必收着。”玄霄瞟了一眼那垂柳上花花绿绿的荷包,淡淡的问到,“嘿嘿,怎么说也是别人一番心意,虽说我们是过客,但是也不要拂了人家的好意嘛。况且我若是留着它们,师兄可要嫌我了~”云天青抚了抚头发,一脸无辜,“哼,油嘴滑舌。”玄霄冷哼一声,但目光已柔了几分。


        云天青笑了两声,又伸手从自己的荷包中掏出一块石头,“师兄师兄,虽说今日是七夕,但你我皆为男子,送荷包自是不可能了,我雕了块石头,全当作定情信物给你啦~”玄霄接过那石头,触手温润如玉,通体成青色,雕琢的纹样也是细致而干净,可看出雕琢者的用心,那上面刻着“霄青”二字,配以莲作为衬托,“这石头名为天青石,嘿嘿,和我的名字一样呢,师兄~以后我若是不在,你也可以睹物思人~”云天青见玄霄收下,便自顾自的介绍起来,“这可是我花了好几天在思过崖雕成的!那几天我连酒都没喝呢,师兄你看,我为了你多好啊~”玄霄闻言似乎都可以看见那人费心去雕刻的样子,不禁微微一笑,将眼前的人揽入怀中,“多谢了,天青。但是,你我以后定然能一直在一起的,不要说这样的话了。相信我。”他听见那人傻笑两声,便牵着自己来到湖边,点亮了那盏荷花灯。两人一起将花灯推远,云天青回身望进玄霄的眼里,“那我就不说啦,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当下的美人美景才更令人心向往之,如今我们生而尽欢颜,死后才可无憾嘛,你说是吧师兄~”他顿了顿,才又笑道:“若是以后寻了机会,再来此处过一次七夕吧,师兄。”玄霄点了点头,应道:“好。”


         彼时年少轻狂,云浅天清,故人旧景,美得不可方物。

       


评论(1)

热度(15)